ˇˇˇ§ 蜜糖主義‧CANDYSUGAR §ˇˇˇ

關於部落格
古典、復古,康樂、福安、晉格才氣, 吉祥如意、經典閣叢菁英,青春歡喜、熱血歡笑、洋溢溫暖, 汗水淚水、藍天白雲、熱情陽光,大司部─14Emperor*KINGSUN*FRANCE~,主司部─happybycandyROSE 女王英倫蘇格蘭愛好,  小服事─義大利PASTA醬ˇˇˇ少司部─年芳桂花,十來多置二十來多、而立前些花漾千金;     小姐、女士青年ˇ仕者多有正氣之虞。

暱稱:花魂仔,蕓芄天祿嗣
+神話天賜,參見!!!!!

TINACOMROSE
@TINACOMROSE
27 歲, 女性
Taipei, Taiwan
大名:張子芳 ( 貝瓏妍 ) suena rose TINA Candice 沙漠玫瑰,姬子美代

桃李芬芳,錦繡芳華
君子佳人,山莊儷雄
子張有訓,夫子有令
論語大學,孟子中庸
書香文卿,揚樂青春
龍善喻吉祥,鳳凰搭訴情
  • 1925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§古典言情§ 雙喜臨門 之 《香抱》(2)

 ©花魂仔,蕓天祿嗣





 
 
錦繡芳華十浬長, 霄煙沒墨水鳥圖
王城姑娘一抿笑, 粉黛傾城一傾國
 
凌空御駕文字行, 俟海遊漫緗帶衣
雷天保甲寶山水, 雲飛赤霞珍古德
 
 
 
***
 
 
「貝凝香…。咕…妳給我乖乖的留在這兒…嚕…。」
睡夢中,貝璇靜靜地將妻子還在背彎裡。一手繞著貝凝香的香腰,並撫上香肩與美背,貝璇想將自己埋頭在饅頭般香香甜甜的擁抱中。
「咕……噥……,貝璇……?呼嚕嚕…。」貝凝香半瞇著眼眸與翦羽眼睫,她那香巧的蘋果臉蛋兒,迷迷濛蒙地睏倦在貝璇身旁。
「我愛妳貝凝香。妳別給我逃呼嚕嚕。身手敏捷地挽住睡地即將快要掉下床鋪地妻子,貝璇不讓貝凝香混下香香的舖蹋。
好是一把扶起貝凝香的身子,正座在床榻,貝璇揉揉眼兒,看看睡靠著自己地妻子,他說了幾句示愛的話,而她,是不是也說了幾句?
「蠻貝璇,我這貝凝香蠻香兒死都要揍扁你!竟敢聞本姑娘身子上的香水?!」
一陣睡眼迷濛,貝凝香正座,雙手扯著貝璇的白布棉衣的衣襟一大吼。
雪綢貂皮閣製的厚披肩,貝璇一手將暖暖的衣服雪披,蓋在貝凝香身上,
低語……,
 
「穿著,小心冷著了!」
 
護雷一城的貝璇暖和又強硬的懷抱,使貝凝香難得地讓雙頰紅上了粉霞般的嫣紅,酣酣的鵝蛋臉睡在厚皮裘與貝璇和自個兒夫妻倆的被窩。
早晨的雲彩霞湧更是儷人,飛載著花葉的鷗鳥站著枝頭築巢,離著王城不遠地海邊正有拍岸的浪花,遠邊海灘的粉色貝殼閃著星量的光暈。
 
***
 
不一會兒香閣裡,貝凝香正泡著貝璇吩咐仕女而準備來的熱水盆……,
也就是……沐澡,他倆兒。
 
可料,……
她,一抿笑,嬌柔玉酌天足踏入熱水熱浴的澡盆。
她,一嬌嗔,娉婷身段婀娜歩下埋身玫瑰的洗禮。
她,一睇眼,窈窕淑女迷人好逑露泉沐果汗酒香。
 
不料,……
他,一驕卿,雷飛天武悍從於妻子。
他,一鋒頭,雪飛天舞另從於心悌。
他,一跨抱,任飛天怃衝動而情記。
 
泡在浴池裡,貝璇混著熱水湧朝,還抱著貝凝香,將下顎卿扣著妻子的肩頭。
「貝凝香,我貝璇在這兒,妳還暖著麼?」親吻著妻子凝香,貝璇。
「貝璇,我們才沒見面多久呢!是麼?抱這麼緊我…我不知該怎著……。」
姑娘家的矜持,讓貝凝香羞紅了粉頰、低垂著頭。輕輕抬著雙眼兒,她想與他蠻貝璇更是平等平視,想她蠻香兒什麼時候女兒家馴良但而悍不起來了?
「本大爺不懂妳在害羞什麼?妳不是麻辣姑娘麼?」
「呿。本姑娘雷電你,請你吃噴怒火辣料哩,你夫君倒是講吃我不吃?」
「凝香,……???!!!」
「討厭、討厭、討厭、討厭、----!!!」
貝凝香姑娘的粉拳數落在貝璇。她有力得拳貝擊上自己的夫君,又揉揉眼兒,勢必要讓倆人清醒點兒。浴盆水花也隨著倆人的玩鬧灑著一旁的水錂花。
 
她親哥,貝琅犽,親哥送的水錂花。
那是他倆兒貝家的結囍禮物。
 
***
 
時候正值艷陽中午,男子氣概的貝璇與貝琅犽,正鬥氣武打滿滿著呢
而一邊少年的貝多多,三個貝勒,聚在貝璇和貝凝香的新苑落切磋武藝,還賀喜新婚他倆兒。ˋ
「香貝勒郡!多多貝勒這裡有茶品茗呢!來耶~!!!」
 
強勢地走過貝多多,貝琅犽帥前發落,「貝多多,貝勒不只你一個,這兒茶,我先喝了!」
「啥、啥、啥、啥、啥、啥---?!」貝多多慌亂的喫語,想一陣勢強,多多貝勒氣得把茶全砸了!
不讓貝琅犽和貝多多搶盡鋒頭,貝璇講到,「本大爺,不砸茶!哈、哈、哈---!!!」
 
貝多多賀飭一雙鷄飭給貝璇,賞他個叮咚鈴響,好敲醒那娶走他多多貝勒的香貝勒郡地貝璇。更不怕與這她夫貝璇和她哥貝琅犽,幾個人狠狠打上一場。  
至貝凝香慶喜的緩緩呼嚕地喝溫了多多的茗茶,三個貝勒是大打出手、大力鬧轟!
你一拳、我一腳,你一跳躍、我一巴掌!各是來近了招式,像不止拳掌輝輝五峰,連腳喀子也不留幾番情面‧簡直男兒當堂地在貝家一姑娘面前,打歪了秩序?!
 
話說回來,這三個男兒怎就不顧自己地打了起來啊?
原來貝琅犽是互兄妹情深,貝多多是堂堂護花使者,對貝凝香可是捧在手心上的驕傲珍珠、香粉花朵,而那貝璇!?那是她香貝郡昨天才拜完囍禮的親夫!
有時候三個貝勒總覺得柔情恰似紅妝無情。
但不論貝凝香是施了胭脂髮釵是不落木檀沉香,還是殷紅的臉蛋沒有粉飾地妃儷胭柔,恬酣的笑靨總是逗笑了、迷垮了、癡心了不少貝家公子。那,頃國頃城,就更無遑論了。
「貝璇別打了。」凝香扯住貝璇的袍子,要貝璇放過多多,也是野放貝琅犽她哥兄一條狼一般地生路。
「哼!還不是這兩人搶了我本大爺的,茶!」貝璇落落肩,硬了幾個膀子,善善良良地對貝凝香寵愛一笑,便來訕然的輕喫凝香端來的自家的茶點。
「多多你還好吧?」
「哼,哼哼貝琅犽,你還有空關心我啊你!」多多倒地一旁再是,便是敏捷迅速又銳利地翻起龍子皇身,框啷響響、狠狠一翻掉苑落凝香與貝璇地玉石茶桌。
 
「多多!!!」
「貝璇,我老早看你欠揍!!!」
「我的貝凝香,你搶不走!!!!!」
 
如此狂妄的語氣,自貝璇的口中語話而出,帶著一絲絲威脅與謿諷。一揮自己黝黑的長髮辮,帶點兒棕色的辮子率性地繞在男兒地脖子頸項上,讓凝香忍不住紅著臉蛋兒,是悄悄的多望上貝璇幾眼。
「本大爺聽不懂妳在臊啥麼情,貝凝香!」貝璇臉紅地提著妻子的衣背領,一轉美人兒身影,落在貝璇臂膀裡。這令貝多多和貝琅犽嚇傻了衣褲子全尿了!
「貝凝香!你給我貝璇清醒點!!!」
「這?!」貝琅犽錯愕地想喊住這雷肆的貝璇。
「貝多多在這兒!你貝璇看可是把我和香貝郡親兄哥的衣褲子全嚇掉了!是不囉?」貝多多可是好笑著。
「貝璇,你可是還好唄,本姑娘快是想幫幫多多還有親哥了。」柔軟又強悍不下貝璇的貝凝香,輕輕落落的找著貝璇心神的寧靜。
「哼!」
「呿!」
「嘖!」
貝勒三個好說,又不好說!
端著多多茗茶,茶盤旁放了倆枝水錂花,貝凝香親請著與自己結堂拜禮的夫君貝璇,笑納。
continue....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