ˇˇˇ§ 蜜糖主義‧CANDYSUGAR §ˇˇˇ

關於部落格
古典、復古,康樂、福安、晉格才氣, 吉祥如意、經典閣叢菁英,青春歡喜、熱血歡笑、洋溢溫暖, 汗水淚水、藍天白雲、熱情陽光,大司部─14Emperor*KINGSUN*FRANCE~,主司部─happybycandyROSE 女王英倫蘇格蘭愛好,  小服事─義大利PASTA醬ˇˇˇ少司部─年芳桂花,十來多置二十來多、而立前些花漾千金;     小姐、女士青年ˇ仕者多有正氣之虞。

暱稱:花魂仔,蕓芄天祿嗣
+神話天賜,參見!!!!!

TINACOMROSE
@TINACOMROSE
27 歲, 女性
Taipei, Taiwan
大名:張子芳 ( 貝瓏妍 ) suena rose TINA Candice 沙漠玫瑰,姬子美代

桃李芬芳,錦繡芳華
君子佳人,山莊儷雄
子張有訓,夫子有令
論語大學,孟子中庸
書香文卿,揚樂青春
龍善喻吉祥,鳳凰搭訴情
  • 1925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§古典言情§ 雙喜臨門 之 《蘭悅格格》(1)

 ©花魂仔,蕓天祿嗣§
§古典言情§ 雙喜臨門 之 《蘭悅格格》
 
 
1
 
 
馬聲蹄蹄,遠邊馬兒喀噠喀噠地馳著馬腳,一群盜匪從塵沙嫚舞中,帶著一大疋金絲舞孃──,狂奔──敦煌沙漠。
 
 
 
領先馬群地,是騁馳著黑馬的─童紈。
 
 
 
正等童紈打腳歇酒,在眾弟兄的聚擁下。
沙漠遠邊馳來,另一疋,黑亮棕烈的馴傲黑馬。馬兒上,來者是一名,有著黑黝亮麗,雲落綣淺,盤髮和風兒一同捲著沙草而飛舞地長長髮辮,也儷人的姑娘。
但巧的是,那姑娘也撂得一身獵人般得金絲舞孃衣裝,比烈酒更醉薰著童紈地一陣眼瞇。
 
一身鑲金絲地帶著黛色墨綠的輕纱,愛新覺羅 玉瓏衍, ── 蘭悅格格。
 
「蕗芄,是妳的名字麼?」他看她腰封間掛得君命金牌,帶著酒,一打坐就是便一股惱兒,坐在沙塵樸樸的馬栈板凳兒,童紈傲然悄問。
「是啊,這便是本姑娘一名號,而公子可打哪兒來?」歛著酒罈,她正要撒下幾個盤纏,帶走幾罈那女兒紅與紹興,這是這沙漠難得來的好酒。
「高梁,妳喝麼?」
「喝!」她蘭悅格格二話不說。
「小二,來高梁!」銬叩著酒杯,男兒穩擋的下盤,摃起一腳在板兒凳一腳靠著盤坐,童紈力聲么來小二幾壺好紹興與好上地高梁!!!
他喝酒,心想這會兒,他童紈帶得所有金絲舞娘都比不上眼前的美麗人兒,他在想……
她,蕗芄姑娘,究竟是誰?
 
「妳……
「酒好呢!呵呵!」
她這會兒,覺得自己蘭悅是識得好漢男兒,話要聊得一陣心談。
眼兒中沒有一絲心機,圓圓的杏眼兒帶點兒桃花,正正的龍皇帶點兒金鈴鳳扉。
粉嫩紅撲撲的臉蛋兒,被露水好酒頃得醉人,是把童紈迷惑執迷不少。
 
***
 
一煞,電閃火遜──,不等起身!!!
他童紈一把拆下她蘭悅格格臨下馬兒時戴得黛綠面紗!
這,便是引來她蘭悅一陣悍馴得眼停。
 
眼識兒中,他們互不知曉對方的來歷,但那一絲莫名神秘的吸引力,使他們深情坎坎地相互凝視。
 
他,童紈,中意她蘭悅的香綰。
她,蘭悅,中意他童紈的灑脫。
 
 
 
 
***
 
 
「我想這高梁,妳路上可以帶著些,沒問題吧!」
童紈可見蘭悅格格的一身貴氣與瀟灑。即便她沒有同他說,她是一名金族的格格。
「好生氣候,公子!帶上你的高粱,莫不是我蘭悅的榮幸!!!!!」
 
那貴與的氣款和落投手足,一再顯顯那不凡的皇龍,讓童紈一襯又搶落蘭悅格格的腰令金牌!
他識得那鱗洵汗骨的驕傲,他想這汗姑娘可是天可一族的子民麼?
 
愛新覺羅?!
 
這是童紈一翻搶這汗兒姑娘的金令牌,便猛然看見的一煞驚惶錯落!、頓時,一沙煌漠頓沙霏!!!!
「屌!」
「童公子,好生多禮!!!」一個反手退步,腳喀子,她蘭悅撂倒童紈一穩下盤。!
她,撂得穩穩一身子的他,童紈被蘭悅狠狠地,馴儷凌踏一腳在肩膀頭兒!
童紈,一擺平雙腕在地,是那惶恐──!!!!!、驚恐─!
「童公子,好事氣候唄?來點紹興墊個高粱酒份再釀上一酒盤子女兒紅,如何?」
她吃著一把從馬棧桌椅上,散把抓來得散盤花生米,鈴鈴落玲瓏的嬌甜笑聲,
那『玉瓏衍─蕗芄醉妍』,『蘭悅格格』是莫不一陣富味興饒。
「屌────!!!!!」童紈大力讚賞,笑得眼咪咪!



CONTINUE....

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