ˇˇˇ§ 蜜糖主義‧CANDYSUGAR §ˇˇˇ

關於部落格
古典、復古,康樂、福安、晉格才氣, 吉祥如意、經典閣叢菁英,青春歡喜、熱血歡笑、洋溢溫暖, 汗水淚水、藍天白雲、熱情陽光,大司部─14Emperor*KINGSUN*FRANCE~,主司部─happybycandyROSE 女王英倫蘇格蘭愛好,  小服事─義大利PASTA醬ˇˇˇ少司部─年芳桂花,十來多置二十來多、而立前些花漾千金;     小姐、女士青年ˇ仕者多有正氣之虞。
  • 1876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§古典言情§ 雙喜臨門 之 《嬉遊戲子》(10)

 

§古典言情§ 雙喜臨門 之 《嬉遊戲子》(10)


『雙囍嬉遊』寫到最後文篇,"戰決定!!"
看倌們也別少略了”嬉遊”的最後『尾聲』唷~>口<///***
 
也慶祝國家 十十 雙十國慶日快樂!!!^_^ XD

§古典言情§ 雙喜臨門 之 《嬉遊戲子》(10)



 ©花魂仔,蕓芄天祿嗣

10
「喝呀--!!」
遠邊傳來厚重的架馬聲,塵土與沙草翻捲地飛揚,只見有二人尾隨一官差使,來到樹林郊外。
「清風,你看這官使是定要行皇城旨意麼?」
「我想也許如此,晉正,你和卺祐這花龍可真是不擺了是麼?」
兩俠一問一對,正躊躇著要如何應付皇來地官差信使,帥旋馬前。
眼看皇使來地官差正停下馬蹄,調頭對著二俠示旨。
 
「等等!!!晉正--。清風---!!」
一看是牧卺祐,風靈氣韻地與妍兒架馬兒而到,凌風御缷。
「恩!!?」晉正、清風,以及官差都立馬停駐!
「晉正、清風,究竟是一起擺花龍的兄弟,卺祐此刻說什麼也不能置你晉正一人與清風不顧!!」牧卺祐遠遠喝到,並且逐奔馬力。
「卺祐、嚴妍姑娘,你們倆當家的,趕緊回去!我和清風,這兒擋著呢!」
晉正缷下馬兒,和卺祐、嚴妍倆人大大呼喊,緊要的護著他們。
不顧面前的擋喝,嚴家牧姑爺與嚴妍姑娘率騎前來,顧眼官拆地旨意與官使。
沙草漫天揚舞,塵土捲滾而來,樹林裡邊兒有關使來前護著官信、官使。
嚴家幾人撂著馬匹,或與官差來談。大多使嚴家可安平度日、無風浪日起,而嚴家婉拒了皇來的旨意,……
 
***
 
才被好酒薰得酣生氣息,大呼咕噥的夏侯 凝,
這會兒聽得來抱得的美人樂氏,來路皇城外的消息……
 
「樂氏皇后,聽外面信使來報,嚴家那收會兒的花龍戲班是不擺了是麼?」
夏侯凝又灌了自己一杯酒,語到,「聽說嚴家在山西、北大都、江西,三處都有大院座落,這……,皇后妳可有所聞?」
「是呢…!」
「喔?」
樂氏皇后手素覆著夏侯的衣領,順是要用手絹撫著兩人用酒的酒灑,並且嬌滴做笑,傲然地示意仕女舞起宮舞及樂揚,然後端上好酒素果鮮花……等。
「皇后,妳在,朕一向很放心。」
「是呢!」
「皇后,妳認為近來皇城日子……,妳可過得安歇快活麼?」
「ㄚ爹、ㄚ娘,從臣妻小時便嚴制管可,……」
「等等,皇后,這時提起妳ㄚ爹、ㄚ娘是要朕多顧照他們是麼?」
樂氏搖了搖頭,用手絹整整雲盤秀髮,靜靜語,「ㄚ爹、ㄚ娘,他們死了。」
落然淚下,樂氏緊抓著素帕手絹,……靜然,
 
「臣妻,有恩,也有恨。」
 
夏侯凝悄然地停下酒,用起樂氏皇后的手絹,為自己心愛的臣妻拭淚。
可是鰜鰈情深。
樂氏滿腹疑問,對著夏侯凝,「ㄚ爹、ㄚ娘,怎對臣妻不好了?皇上你可不在意麼?」
 
「在意。」
 
他夏侯凝湧著淚水,抱著眼前自己的妻子。
「究竟是為什麼呢?」樂氏緊握著夏侯的龍袍,一生不解……。
而悄然欲淚,樂氏心中思及起自己的ㄚ爹、ㄚ娘便是一股惱兒地,恨心交加,恩仇情長。
「究竟是為什麼呢……?」淚悄然而下……。
 
「那是,妳太好了,皇后。」
 
軋然夏侯凝的贊賞,樂氏只把淚用手絹抹盡,傾訴著,……
「怎麼個好法?皇上,你可是同臣妻說說。」
 
「就是太好了!」
 
「恩…是“傲”還是“嬌”呢?」
「這……怎麼個說法呢……?」
樂氏對此已傷透了腦筋,勢勢在在定要講個明白。
 
「是啊--!也許就是這股傲嬌及傲美吧!哈哈哈--!!!」
輕摟著倔傲的美人,樂氏煩惱的嫣顔、煞透了腦筋的模樣,逗笑了夏侯凝。
 
***
 
話語到這兒,水果、美酒、佳餚都用盡了,皇來地旨意在一片歌舞昇平撤去皇城了……。



*趕緊翻閱§古典言情§ 雙喜臨門 之 《嬉遊戲子》『尾聲』-《雙囍嬉遊》...^_^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